读书网 > 从亡国公主到第一高手 > 第7章 被迫假死

  现在回想起来,月如霜突然想到,假如师父不愿逃走会怎么样。

  月如霜八岁见到师父,她印象里的师父总是郁郁寡欢,经常一个人独自喝酒,从来没见过他开心的笑过。

  自从父亲把邪月剑交给她以后,月如霜命人收集了很多邪月剑的相关情报。

  月如霜已经有所猜测,师父可能是南梁玄天门掌门欧阳星,玄天门和玉山派世代交好,玉山派掌门魏学义大婚,欧阳星派他的一对儿女前去祝贺,偏偏身为邪月剑这任剑主的魏学义在他大婚的这天发疯了,不仅杀了自己全家,连道贺的宾客也被他杀了不少,其中就包括欧阳星的一对儿女。

  欧阳星的妻子因此郁郁而终,只留下欧阳星一个人天南地北的追踪魏学义和邪月剑。

  天阶高手不想战想逃走很容易,可假如他不愿逃呢?

  月如霜每想到这,都万分后悔,她不该留下师父一个人阻拦北齐大军的,她应该留下和师父一起战斗,即使一起战死,那也痛快。

  瑶瑶这次出行也跟着换了男装,她知道这次进庆阳城事关重大,不可有失,心情一直很紧张,时刻注意着要保持男子的仪态。瑶瑶最是爱美的女孩,这次不禁把脸涂黑,还换上一身灰扑扑的仆人服,一路上都在努力当一个称职的男仆,可是得知要去庆阳最热闹的酒楼,听最热闹的说书,不禁欢呼雀跃,脸上的酒窝也显现了出来,露出了女儿的娇憨之态。

  月如霜看到瑶瑶为能听书而万分欢喜的样子,受到感染也开心起来,这就是她这次来庆阳带着瑶瑶的原因,瑶瑶这丫头太容易高兴了,动不动就笑,能让月如霜紧绷的情绪放松下来。

  丹霞楼是庆阳最热闹的酒楼,地处庆阳最热闹的永和大街,周围聚集着叫卖着各种吃食的小贩们,向围着丹霞楼但是没钱进场站在楼外旁听的闲人们兜售。

  丹霞楼高二层,是庆阳城建城之起就存在的传奇酒楼,楼身经过多次修缮已经不再光鲜,但凭借着最地道的庆阳酒食,和最著名的丹霞说书先生,依然让这座酒楼财源滚滚、客似云来。

  月如霜和瑶瑶到丹霞楼的时候,看到这座酒楼的一楼挤的水泄不通,一楼正中央是个高台,显然就是说书先生站的地方,周围摆放着十来套桌椅,那是给豪客准备的位置,其余人只能挤在二楼站着。

  说书先生不是武林高手,说话的声音传不到多远,所以离他越近的位置越贵,钱少的顾客只能在远处站着听,月如霜和瑶瑶也挤在人群中。

  来到北齐,她们自然不能多招摇,化妆的也都不起眼,自然也不能掏钱坐中间的位置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说书先生,说书先生开场按例先说了一通套话,大意是北齐皇帝多么英明,北齐军队如何勇武,北齐大臣如何睿智,说的众人昏昏欲睡。

  说书先生深谙听众心理,几句话又把众人说醒了。

  “就连那东夏的二公主月如雪也爱慕上陛下,甘愿进宫服侍。说话这位东夏二公主月如雪,与那驰名天下的东夏第一美人长公主月如霜是孪生姐妹,长的那叫一个天香国色,倾国倾城,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风华绝代……”

  一边串形容词说的在场众人哄堂大笑,北齐女子地位低下,连皇帝的女人也能当众调侃。

  说书先生又道:“这位二公主进宫里一心服侍皇上,经常为了那些东夏死囚求情,皇帝念她心善,放了不少不识时务,妄想抵抗大齐军队的无知蠢人。”

  底下听众齐齐“嘘”出声来,说书先生面不改色的又抛出一个炸弹,“这位二公主月如雪生性沉静,私下从不顽笑,只有见到陛下才笑,是个贤良女子,与她那丢人的姐姐大不相同,现在已被封为淑妃。”

  瑶瑶听到这里大怒,看向说书先生嘴里“丢的姐姐”月如霜,却见月如霜同众人一道,笑的前仰后合,不能自抑,才勉强按下心中的怒火,没上去给说书先生三个耳光。

  公主不在意这些蠢人的看法,自己也不应该在意。

  明明是月如雪她用千日醉灌醉了公主,代替公主嫁给了南梁镇北王萧棠,公主三天后才醒,那时月如雪已经进了南梁国境了。

  东夏上上下下都太重视这场婚事,连瑶瑶都被指使着跑上跑下,忙的晕头转向,以为公主这几日少言寡语是因为不愿嫁人,没想到到月如雪竟然敢代替公主嫁人。

  发现姐妹调包后,东夏诸人也不敢声张,没想到仅仅一年后月如雪因为与侍卫私会被老王妃发现,坐在一辆马车里被遣回东夏。

  结亲不成反成仇,南梁与东夏就此反目,宫中上上下下都恨透了月如雪,是公主她心善,劝的父皇饶了她一命,让她在宫外居住,只对外宣布东夏长公主已经自杀了。

  【章节未完,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,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】

看过《从亡国公主到第一高手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