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网 >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> 非她不欢(三十三六)

非她不欢(三十三六)


  她听见凌重衍在自己耳畔说:“娆娆……”

  他唤自己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。

  苏娆便一次又一次轻声应着,她说:“我在。”

  唇角笑意温柔,分明是温存到了极致,没有一丝丝不耐。

  凌重衍许久才松开她,他终究是眸色幽深的凝视着他,字里行间还有颤抖,他轻声道:“不怕我吗?”

  苏娆说:“不怕,我的阿衍是世上最好的人。”

  那样的笃定。

  她用双手捧住他的脸,柔声道:“就算有一天,世上所有人都觉得你手段狠戾,我也不会怕你。阿衍,我比谁都更明白,你做这一切是为了谁。”

  【黑化值:70%】

  “娆娆……”他的嗓音发颤。

  换来的,是苏娆更加温柔的笑意。

  她不再奢求去改变他了,这样惨烈的过去,又有谁能叫他放下。她会陪着他,无论他做什么,她都会陪着他。

  凌重衍从前觉得,苏娆是他无望且处处算计的生命中唯一一处静好,如今却觉得,她是他的救赎。

  毕生所有救赎……

  墨痕站在不远处,看着眼前这一切,心中满是复杂。

  他在凌重衍身边这么多年,知道他持重衡稳,运筹帷幄。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凌重衍像是今天这般,对待一个人时,是不加防备的依赖和喜欢,几乎有些……孩子气的模样。

  后来从那天行刑的宫人口中传出,天子是背着皇后娘娘离开的。那面容娇美的皇后趴在天子的背上,眼角眉梢都是笑意。

  而天子唇角笑意温柔,从未有过的柔软模样。

  原来爱,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收敛锋芒……

  重阳佳宴如约而至。

  春日的寒凉未褪,带着几分冰冷。

  苏娆缩在软被里,眼巴巴的看着正在自己整束正冠的凌重衍。

  这些本该是皇后份内的事,可是凌重衍不舍得她起来,又不舍得下人进来扰了苏娆。从前在东宫连衣冠都是旁人伺候的人,现如今什么都是亲力亲为。

  “今夜就是重阳节了,我想吃牛乳糕、芙蓉酥、元宝糖还有白芍糖。”苏娆说到这里,笑眯眯的在床上翻了一圈:“先吃这些就好了。”

  “小馋猫,”凌重衍笑意无奈,他俯身亲亲苏娆的鼻尖,语气温柔:“你前些天吃甜糕肚子疼忘了吗?孙院判说了,你这些日子不能吃甜的。”

  苏娆当然是知道不能吃甜的,可是越是这样,她越是嘴馋。

  她娇俏的哼了一声,眉眼间流露出妍丽:“这个皇后当的好没意思,连甜的都不能吃,好生没趣。”

  “那要怎么办才好,”凌重衍没有半点不耐,耐心颇好的哄着她:“那过些日子,等娆娆的身子好了,就给娆娆做好多好吃的,好不好?”

  苏娆轻哼,装作不情不愿的样子:“那便这样吧,下次不许你这样管着我,我要吃什么,你都要答应。”

  “我哪里敢管你?”凌重衍叹了一口气,替苏娆掖了掖被角:“过些时辰我早朝结束了,陪着你去游湖可好?我听墨痕说,如今御花园的荷花开了些,很漂亮。”

  苏娆对游湖没有什么兴趣,但是对凌重衍口中的“陪着”很有兴趣。

  她眼底笑意更浓,从被窝里伸出手,扯了扯凌重衍的衣摆:“那……你早些回来。”

  凌重衍笑着亲她的眉眼:“好……”

  ────

  苏娆在凤仪殿等凌重衍等到了晌午,算着时间,早朝应当结束了有一会儿了。

  可是苏娆又等了一会儿,也没等到凌重衍回来。

  “漫儿,”苏娆走到外边,看着正在指挥下人洒扫的漫儿,道:“陪着我去一趟凤仪殿。”

  漫儿连忙将手中的杂事放到了一遍,“是。”

  ……

  苏娆还没有走到御书房门口,就听见里面传来凌重衍的冷喝。

  “怎么?朕如今杀一个人,还要得到你们的容许?”凌重衍字字冰冷,带着说不出的压迫感。

  苏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她示意门口的侍卫噤声,倚着门框窥听。

  里边传来大臣的声音,犹豫嗫嚅。

  苏娆细细去听,发现是许久未见的苏伏枥:“陛下所言不错,可是……可是太皇太后身份尊贵,还请陛下三思。”

  苏娆这才明白,凌重衍今日为何迟迟未回来。

  只是今日是重阳佳宴,凌重衍突然要赐死太皇太后,一定是事出有因。

  这般想着,苏娆心头微紧。

  “朕倒是想要放过她,可是她不知死活!”凌重衍的嗓音是苏娆从未听过的,戾气四生,满满的怒气:“她竟敢在皇后的糕点里下毒,若非朕察觉,现如今重阳佳宴,要准备的就是皇后的丧事了!”

  “她有几条命?可以抵消对皇后的戕害?”

  苏娆实在没有想到,自己前段时日的不适,竟然还有这样的隐情。

  【章节未完,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,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】

看过《快穿之黑月光崛起》的书友还喜欢